浦玮:小队员还要练基本功 毕妍谈踢球辍学女孩

新快报讯 见习记者李召报道 今天,在广州进行了两周集训的中国女足飞赴重庆,参加“永川四国邀请赛”。在广州训练间隙,浦玮、毕妍两位老将接受了新快报的采访。

如今的中国女足除了浦玮、毕妍和马晓旭这三位名将外,其他球员大多名不见经传,其中还包括6名女足国少队的球员。在1月6日下午,女足与彭伟国率领的老太阳神队在天河体育中心踢训练赛时,场边观众是寥寥无几。与1999年夺得世界杯亚军的“铿锵玫瑰”相比,这支队伍更像含苞待放的“玫瑰花蕾”。

“现在这支球队和1999年那支,当然是没法比啦。”浦玮说,她是1999年女足中年龄最小的一员。当时浦玮才19岁,现在32岁的她已经结婚,退役两年半之后再度回到赛场。

谈到这一批小队员,浦玮虽然以鼓励为主,但也没有避讳球队的问题。“(小队员们)基本功不扎实。她们现在来到国家队,教练还要给她们最简单的基本功。”浦玮说,“她们基础训练差了一点。像我这么长时间没练,回队基本上都能跟上,自身的能力还在。她们承受的运动量相对来说不是特别强,所以我觉得现在的训练水平没有以前好了。”

中国女足选材范围越来越小,与世界的顶尖水平差距越来越大。老将毕妍有更深刻的认识,她表示这是基础和氛围决定的。

去年底,中国女足在美国进行了一个月的训练,和美国队踢了几场友谊赛,虽然成绩并不理想,但此行让毕妍更细致地了解了美国足球。

毕妍告诉记者,美国的足球条件其实很好,晚上许多球场都会打开大灯,而且场地都非常好。

“美国当地特别重视足球,你一到那儿就真的感觉到人家当地的气氛和热情,人家对足球的热爱,”毕妍说,“晚上我们夜场训练的时候,就看到很多很多小女孩儿来踢球,而且美国的足球场也不收场地费,只要有灯光就有人踢球。现在中国家长哪有让孩子出去风吹日晒的啊,都是学学学。”

前段时间,网上有一条“天津女孩为踢球辍学”的消息:15岁的宋菲在6年前辍学,后一直坚持自己训练、踢球,父母因她踢球离异。对于这样的做法,毕妍也不支持。

“我之前也看到这个报道。天津这小孩儿怎么能选择不上学呢?这点我搞不懂。她们都还那么小,起码小学应该正常读吧,如果没有接受教育,踢球水平肯定受制约。而且除了踢球不会别的,”毕妍说,“文化基础不仅对于一个人在球场上有帮助,它与你做任何事情都是有一定关联的。”

毕妍目前正在北京师范大学攻读体育教育学研究生。她表示,尽管自己在为女足效力,但学校却不开后门,缺席的课程还要自己回去补,缺席的考试也要抽空复习再补考,还有研究生论文需要完成。

毕妍表示,踢球一定要“双管齐下”,成绩要更上,还要有踢球的热情。她介绍,自己小时候踢球时,队里的球员成绩都很不错。“要是在班里排名靠后,教练就不让来踢球”。

去年11月在深圳结束的东亚四国锦标赛资格赛出线之后,中国女足队的奖金是30万元。这与中国男足的巨额奖金相比,女足队员们的收入实在是捉襟见肘。

毕妍表示,球员的出路也是掣肘女足发展的一个关键问题。“1999年那届女足很辉煌,但她们那些老队员现在也没有谁找到好的工作的,”毕妍说,“可能主力队员好一点,但在大名单里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。”

谈到这个话题,毕妍有自己的看法:“其实有更合理的利用。就是这些不踢球的、下队的老队员,完全可以投入到基层。很多队员面临着失业问题,但这个方法就可以把问题变成一种财富,你可以让她们再去抓青少年足球。”

1999年在女足世界杯获得亚军之后,“铿锵玫瑰”的锋芒一度盖过了中国男足,成为众人称赞的“标杆”。时移世易,随着成绩的一跌再跌,中国女足逐渐遇冷。

这两周,中国女足就在中信前面的体育中心训练。不像男足需要专业的场地,也没有保安看守,女足训练场的铁门就这么敞开着。训练场旁边就是一排乒乓球台和健身设施,许多退休老人下午在这里打乒乓球,球场边的跑道上还有孩子在跑圈,但是没有人知道这些穿着统一训练服的人居然是女足国家队。

国人队女足的关注度一降再降。十几年过去,现在的中国女足已经走入恶性循环——女足一线队出不了成绩,青年队、少年队的投入也跟着减少,在役球员的收入渐渐无法养活自己,能够过好的只有几个主力队员。眼看着这样的情景,还有哪个家庭愿意将自己的孩子送去踢足球?而没有青少年作为基础,女足何谈发展?

也许如毕妍在采访中提到的,可以让退役球员去基层,或许我们可以让孩子们热爱足球,“中国女足并不是这么差,但是我们需要时间和关注”。

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